1. <font id="1evlv"><span id="1evlv"></span></font>
        <font id="1evlv"><span id="1evlv"></span></font>
        1. <font id="1evlv"></font>
            <font id="1evlv"><span id="1evlv"></span></font>
            <strong id="1evlv"></strong>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咨詢電話:18515679113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資訊 > 版權新聞

            艾俊川|嚴復改“版權”為“著作權”

            發布于 2023-07-05 21:02 閱讀(

            “版權”是日本人福澤諭吉在明治時期為翻譯“copyright”創造的新詞,在1900年前后傳入中國。當中國人面對這一新概念,會作怎樣的理解?

            1903年6月《群學肄言》***版,嚴復的印花上加蓋文明書局印章,四周寫“版權所有”。

            學者王飛仙對此作了分析研究,認為二十世紀頭十年中國的“版權”概念具有四重含義:一是有形印制手段的所有權;二是作者腦力勞動創造出的無形財產;三是國家應作者和書商之請授予的特權;四是國家審定書籍后授予作者或書商的許可或特權(見《版權誰有?翻印必究?》,2022,下簡稱“王著”)。在當時中國社會進行的版權角力戰中,當事各方根據自己的立場各取所需,主張的概念差異明顯。

            按照福澤諭吉自己的定義,“‘版權’表示作者享有刻制雕版、印刷出版自己著作的專有權,他人不得任意復制”;“故而copyright是出版的專有權,也可以簡稱為‘版’的權利:版權”,但王著分析說,清末“版權”并不包含這一基本義項,似乎概念傳入中國后已被改變內涵。

            嚴復自售的《群學肄言》中,版權頁粘貼新印花,并有“著作權所有”的聲明。

            當時社會上推動版權***力的是持作者立場的嚴復和持出版商立場的廉泉,王飛仙研究了他們的版權主張和實踐,認為嚴復“對版權的理解和實踐與同時代人的看法有關鍵的不同”——他把版權視為作者對思想創作的所有權,而多數人將“版權”看作是對生產工具的所有權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如果對嚴復等人、商務印書館等機構的版權主張和實踐作更深入細致的了解,我們會發現這些結論還有繼續討論的必要。

            1903年5月,嚴復上書管學大臣張百熙,論述版權保護的必要性(《嚴幼陵觀察上管學大臣論版權書》,《大公報》1903年5月28日***版。王著誤為1902年)。在信中,他說一部好的譯著需要大量耗費“人類之精氣”才能辛苦得來,“版權者,所以復著書者之所前耗也”,是對著書者腦力勞動的補償。這算是嚴復對版權的一個認識,但說的是版權的作用而非概念。

            這封信***處提到的“版權”,實際上包含了概念。在信的開始,嚴復說大學堂發布讓各省自行翻刻“教科書目”的命令,各地誤解為準許翻印教科書,“南洋、上海各商埠書坊遂指此為撤毀版權之據,議將私人譯著之書互相翻印出售,此事與中國學界所關非尠”,為此他才上書阻止?!俺窔О鏅唷?,書坊即可翻印出售私人譯著之書,那么反過來,擁有版權,外人就不得翻印出售私人譯著之書,“版權”系指個人著作印刷銷售的專有權,正是福澤諭吉造詞的本義。

            稍早,文明書局的創辦人廉泉也上書張百熙,要求保護文明書局所出之書的版權,并建立國家層面的版權制度(《廉部郎上管學大臣論版權事》,《大公報》1903年5月22日)。他在信中說“出版專賣之權,為五洲之公例”,指的也是出版專有權。

            1903年12月,嚴復與商務印書館簽訂《社會通詮》出版合同,第三條規定:“此書版權系稿、印兩主公共產業。若此約作廢,版權系稿主所有?!笨芍虅沼^占有公共版權的前提,是得到嚴復授權。一旦雙方解約,版權由作者收回,出版社縱然擁有投入資金形成的印版等印刷工具,也不能享有版權。因此,商務印書館所稱版權,并非印刷工具的財產權。

            此前,嚴復在1903年初已與文明書局簽約,出版《群學肄言》。2月,議約剛成,文明書局就在報紙上刊登廣告,稱“斯賓塞氏《群學肄言》一書,為侯官嚴先生***得意之譯作……交本局承印出售,予以版權”(《大公報》,1903年2月22日),明示書局因嚴復授權而得有版權。此時《群學肄言》尚未制版(初版印刷于5月),并不存在印刷工具的財產權。

            版權和印刷工具財產權的區別,從文明書局后來一則版權聲明中可看得清楚:“本局自甲辰(1904)三月,即出重資購得《黑奴吁天錄》版權并原刻木版,精印出售?!保ā稌r報》1905年7月9日)在這里,“版權”與“原刻木版”的財產權是并列關系,不是同一個概念。

            版權合同是作者與出版社協商一致的產物,體現了雙方的共同觀點。在清末版權初興之時,嚴復與他同時代的人,如文明書局和商務印書館的主事者,對“版權”概念具有共識,均認為版權是個人著作的出版專有權,并不存在理解上的“關鍵不同”。

            那么,出版商們是否是在嚴復的影響下形成這種版權觀的?也不能這么說,因為在與嚴復合作之前,文明書局已持這種觀點。光緒二十九年(1903)二月,文明書局出版固山貝子載振組織編寫的《英軺日記》,版權頁貼有載振的“契蘭齋”印花,印下注“貝子特頒此章,為文明書局版權之證,官私局所,概禁翻印”,聲明書局的版權來自作者授權?!队⑤U日記》的印刷和發行均早于《群學肄言》3個月,可為處理嚴復的版權事務提供借鑒。

            《英軺日記》中的作者印花及版權聲明,其印刷和發行均早于《群學肄言》3個月。

            嚴復與文明書局為保護版權采取的幾個行動,在中國版權史上具有標志性意義,但在相關研究中未受重視。如人們多將《社會通詮》合同視為中國***早的版權合同,王著也在封底大書“1903年商務印書館與嚴復簽訂***份有系統的版權合約,智慧財產權自此誕生”,其實《群學肄言》的合同簽訂時間比它要早大半年。這份合同原件尚未發現,但主要內容可根據廉泉致嚴復的信來復原,各項約定也在出版過程中得到***落實,它與《社會通詮》合同并無原則性不同,后者明顯是對前者的承襲。中國版權合同的首創之功,在目前證據下,應歸嚴復與文明書局。

            嚴復在與文明書局的合作中,還率先提出“著作權所有”。這個創舉也一直湮沒無聞。

            1903年6月發行的《群學肄言》***版,版權頁粘貼嚴復印花,印花上又加蓋文明書局印章,四周寫“版權所有”四字,體現雙方共有版權(廉泉信中稱“公共版權”)。到年底,嚴復和文明書局發生矛盾,后來商定已貼印花的4000冊書,版權仍歸雙方所有,由文明書局銷售;尚未貼印花的2000冊書,由嚴復收回版權,自行銷售。

            嚴復自售的《群學肄言》,重新印刷版權頁,粘貼新印花,不再加蓋文明書局印章,表明書局喪失版權。重要的是,嚴復把版權頁上的“版權所有”四字改為“著作權所有”五字。由于和文明書局簽訂的合同并未解除,嚴復與書局的共有版權仍然有效,嚴復自行售書等于侵犯文明書局版權,因此他采用問世不久的“著作權”一詞來代替“版權”,以消解自己“涉嫌侵權”的尷尬。此事發生在1903—1904年之交,就目前所知,嚴復是中國主張“著作權所有”的***人,此后數年也無人繼武,再后要到1910年《大清著作權律》訂立,“著作權”一詞才流行起來。

            嚴復提供給商務印書館的新印花,是一個中心繪有飛燕、周圍書寫“侯官嚴氏版權所有”的圓形印記。

            “著作權”是日人于1899年創造的法律詞語,傳入中國后也有明確定義,《大清著作權律》***條就說“凡稱著作物而專有重制之利益者,為著作權”,與此前使用的“版權”同義。嚴復用“著作權”替代“版權”,再次說明他對“版權”概念有清晰認識,并未將其僅僅視為“作者對思想創作的所有權”。

            嚴復與商務印書館合作后,仍堅持使用版權印花,并以強大的影響力帶動風氣,形成行業慣例。嚴復提供給商務印書館的新印花,是一個中心繪有飛燕、周圍書寫“侯官嚴氏版權所有”的圓形印記。過去的研究都認為此印花啟用于1904年,王著也在封三折頁以“封面圖片的故事”說明“此圖是嚴復從1904年開始使用的版權印記”??上н@個認識并不準確,因為嚴復前一年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《群己權界論》書中已使用這枚印花(據國家圖書館藏縮微膠片,感謝周運代檢拍攝)。

            據此可以解決另外一個小問題。王飛仙說:“和嚴復的爭論中,廉泉曾宣稱偽造嚴復的印章根本輕而易舉,這句氣話或許激怒了嚴復。嚴復在1904年春蓋在《社會通詮》上的版權章,因此設計得別出心裁,精巧繁復?!爆F在知道,貼有飛燕印花的《群己權界論》出版在光緒二十九年(1903)九月,廉泉寫信在十一月,印花設計在前,實在與廉泉的“氣話”沒有關系。

            作者:艾俊川

            編輯:劉迪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楊逸淇

            *文匯***稿件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            69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无码_极品少妇VA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中文字幕无码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
              1. <font id="1evlv"><span id="1evlv"></span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1evlv"><span id="1evlv"></span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1. <font id="1evlv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1evlv"><span id="1evlv"></span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1evlv"></strong>